中国整肃社交网络 微博讨论活力下降

中国整肃社交网络 微博讨论活力下降

来源: | 浏览: 1878 | 评论: 0发表时间: 2013-09-21 04:36:30

中国针对国内社交平台最有影响力的用户发起了一场大力度的威慑运动,这给国内的公开辩论带来一丝寒意,也对中国最活跃社交网络平台的长久生存能力提出了疑问。一些评论家将这场运动比作毛泽东时代的整风运动。在此次运动中,北京近期已经拘留或讯问了一些网络名人,并告诫其他人注意言论,还对刑法中有关条文进行了新的司法解释,从而可以更容易地针对这些人的网络活动提起诉讼。中宣部的一位高级官员周二将其描述为“净化网络环境”的行动,上述所有措施都是其中的一部分。



据中国官方媒体报道,自3月份中国新一届领导人正式上任以来,已有二十多人因散布谣言和相关行为而被拘捕。中国过去也曾展开过严惩网络造谣的行动,但这次的重点却是网络名人。


新浪(Sina Corp)微博的一些“大V”用户已经被卷入其中,最知名的可能就是粉丝超过1,200万的美籍华人、风险投资家薛必群(Charles Xue,网名为薛蛮子)。


美籍华人、风险投资家薛必群,网名薛蛮子

薛蛮子曾在7月12日发布了一条微博,对有毒食品、高物价、低工资等问题发表了评论,说我们已经全部变成了“忍民”。随后这篇微博获得了超过17,000次的转发和超过2,000条的评论。这些微博“大V”的影响力由此可见一斑。


8月末,薛蛮子因涉嫌嫖娼被拘。许多互联网用户认为这是中国政府向其他网络名人发出的警告信号。


上周末,中央电视台播放了薛蛮子在北京看守所的画面,戴着手铐的薛蛮子满脸胡茬,露出怪异的笑容。他承认自己不负责任、不加核实地转发负面信息。他说,言论自由不能 驾于法律之上。薛蛮子依然因涉嫌嫖娼被关押在看守所,并未受到与网络活动相关的指控。


这不是中国政府第一次试图整顿网络言论,但这次的范围更广、更有系统性且更加尖锐。受到影响的不仅是中国公共话语权的未来,还有互联网企业的商业环境。


对新浪微博上政治话题讨论的整顿或迫使网友们放弃这个全国最活跃的公共发声地,转移到更小型的交流平台。


在这种高压下,微博用户加速离开微博、来到更加私密的社交平台——腾讯控股有限公司(Tencent Holdings Ltd., 简称:腾讯控股)旗下移动讯息应用程序微信(WeChat)。监管者对于微信的管制力度相比之下要松一些。长此以往,新浪微博可能渐渐变成一个更专注于商品交易、围观名人动态、发布旅游日志的论坛,而不再是一个公共交流之地。


不过一些微信活跃用户称,他们已经受到追踪。今年1月份,一位曾参加过抗议《南方周末》遭审查活动的人士告诉《华尔街日报》(The Wall Street Journal),他觉得自己在微信上的一些活动被追踪。这位人士称,他被警方拘留在一个远离抗议地点的场所长达一天,因为他曾经通过微信讨论过参加抗议活动的计划。他说,那天早晨他唯一的网上活动就是跟朋友们通过微信交流。《南方周末》是一家以犀利文风针砭时弊而著称的知名报纸。


《南方周末》 抗议活动来源于该报编辑们声称,广东省委宣传部官员将一篇本是呼吁加大公民法律权利保护的社论改为对政绩的歌功颂德。一位《南方周末》编辑透露,广东省政府此后已经同意将不会再直接插手《南方周末》出版前的内容。


许多微信用户也反应说,当时涉及“抗议”字眼的条目都被屏蔽。著名异见人士胡佳当时曾通过推特(Twitter)帐户发布了一张照片,图中显示,他尝试使用微信发送“南方周末”字样,但发送不成功。胡佳将微信称为“你身边的监控利器”。自从抗议活动发生以来,其他用户也反应敏感词受到屏蔽。


早在今年2月份,政府就显示出了针对微博最有影响力用户的意图。据知情人士称,当时负责网络监控和审查的重要官员鲁炜邀请了众多“大V”在北京前门的高档西式餐厅Capital M用餐。


上述知情人称,5月份时这样的聚餐又举行了一次。两次聚餐的气氛都较为融洽,鲁炜似乎很想与“大V”们交朋友。


在随后的几个月这方面的气氛发生了变化,宣传部门的官员开始更频繁地谈论整治网络谣言的必要性。据新华社报道,8月中旬,鲁炜召集了一次网络名人社会责任论坛,告诫一些微博“大V”,希望网络名人承担更多社会责任、积极发挥正能量。


之后发生了一系列的拘留和讯问事件,包括8月29日薛蛮子被拘。


9月初,中国最高法院针对刑法中的有关条文发布了新的司法解释,其中规定利用信息网络诽谤他人,同一诽谤信息实际被点击、浏览次数达到5000次以上,或者被转发次数达到500次以上的,可构成诽谤罪,或判处三年监禁。


此举在网上引发了恐惧,一些微博博主纷纷猜测谁将是下一个被拘留的对象。地产大亨潘石屹9月份的表现就彰显出了这种恐惧的程度,他当时在接受中央电视台采访期间谈及有影响力的微博博主的责任时出现了口吃。潘石屹拥有逾1600万微博粉丝,他因提倡中国治理空气污染而出名。他说,我觉得作为大V吧,粉丝数量比较高的人,应该更加有纪律性。每说几个字,他的声音就会颤抖。


地产大亨潘石屹

潘石屹和薛蛮子在国家电视台顺从中共中央路线的表现让很多观察人士觉得,这与毛泽东时代发起的政治运动类似。


北京大学(Beijing University)研究互联网传播的学者胡泳表示,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知识分子经常在官方媒体上承认错误,称政府批评他们是对的;长期以来中国就有这样的传统。


多位微博“大V”在接受采访时称,打击网络谣言让他们感受到了巨大的压力。一些人称,朋友们都劝他们保持低调,甚至建议他们出国。


微博过去也受到数次打压,但最后都安然渡过了;比如去年流传的一则政变谣言就导致新浪微博和腾讯微博的评论功能被暂时关闭。但当前形势的严峻性使得一些用户和分析人士怀疑,微博是否还能毫发无伤?


北京外国语大学(Beijing Foreign Studies University)国际传播研究中心主任乔木表示,过去的打压行动只是地方性的,而这次则是全国性的。他说,过去的打击侧重于具体事件和微博,现在则是全国抓人。


热门网络作家郝群(笔名慕容雪村)说,新浪微博已基本“死”了,微博的活跃度和吸引力已经大不如前。他说过去一年他的多个微博账户被新浪删除。


分析公司知微(Weiboreach)提供的数据显示,新浪微博上有影响力的用户发微博的频率已经下降。知微随机抽取了4,500个粉丝数量超5万的新浪微博进行统计,发现在1-8月份他们所发的月微博总数量减少了20%。


虽然有迹象显示微博的光环正在褪色,但投资者们一直在押注新浪作为电子商务平台的价值将比作为言论广场的更大。印证了这一点的是,自4月底中国电子商务企业阿里巴巴集团(Alibaba Group)宣布将斥资5.86亿美元收购新浪微博18%的股权、引发了有关阿里巴巴旗下网络购物服务将整合至新浪微博的期望以来,新浪股价已经上涨了近40%。


新浪一直没有公开对此次网络整顿行动表态,它也没有回复记者的置评请求。


长江商学院(Cheung Kong Graduate School of Business)副院长腾斌圣表示:“新浪将不再是一个民意驱动型平台......那个时代已经结束。”




相关文章
没有人评论过此文,还不快抢个沙发
  • 昵称: *
  • 邮箱:
  • 网址:
  • 记住我的信息
  • Color
  • Red
  • Blue
  • Code
  • bash
  • cpp
  • css
  • java
  • js
  • perl
  • php
  • python
  • ruby
  • sql
  • xml








最新评论